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故乡

山东清洁能源企业  2015-07-21   李桂英   9030次
字体:加大 减小

  真正的故乡,是一个古朴的小镇,但那时太小,大多记忆早已不甚清晰,但对于家和儿时的玩伴却刻骨铭心。


  我的家是三间平房,宽敞、明亮、干净,院落很大,门前有柳,院内有菜园,园内有果树,窗前有花坛。每到夏秋之季,花坛里的花争奇斗艳自不必说,单是菜园里的果实就足以让人垂涎欲滴。那时,姐姐的同学常被这些的果子引到家里来,杏、海棠、李子,往往是杏和海棠还是青色就有人摘来吃了。最喜人的是那黄瓜,墨绿的,摘来洗净,放在水缸里浸水之后再去品尝,脆脆的、甜甜的,只一口,就是满屋子的清香。


  那时的孩子根本没什么玩具,男孩子能有个木制的小手枪,女孩子有个布娃娃就不错了,我有个布娃娃,不知是我那巧手的母亲亲手缝制的还是买来的?陪伴了我四五年,直到后来不知怎的,说什么也找不到了。稍稍长大一点的我,和邻里的小伙伴一起玩捉迷藏、偷核桃游戏,整天跑跑闹闹,忙得不亦乐乎。有时,我也会在家看姐姐们写作业,因此学会了不少汉字。


  但就像老人们说的,不常常疯闹的孩子往往遇到“祸端”。记得有一次,大家一大群孩子跑进邻家大院,刚刚进门里,一个不明飞行物(后来得知是一个生了锈的铁片子)径直奔我而来,惊慌失措的我来不及躲闪,刚刚回过神,眼角已经受了伤,吓得我捂着流血的眼睛跑回家。当时妈妈也吓坏了,急忙带我去医院包轧,好在只是皮外伤,却也因此“独眼”了好一阵子。惹事的孩子的奶奶是一个小脚老太太,用手绢包了一些柿子来看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着歉。父母并没有责怪什么,只是说着孩子小淘气、并没有大碍之类的话来宽慰她。现在想想那时的人真是淳朴,父母的宽厚善良一直刻在我的头脑里。


  小镇的边缘是山,绵延曲折。山上有洞,洞口掩藏在茂密的树丛中,父母说,那是防空洞,战争时躲避日本鬼子用的。我一直没有去过,虽然那山对我充满了诱惑。但后来去松原路过此地,常常见到,也就不觉得稀奇了。
 

  家是温馨的港湾,那时父母还年轻,兄弟姐妹在一起,其乐融融。童年,真是美好的记忆。


  七岁时,举家搬迁,来到了现在的家,姑且称做第二故乡吧,那里建起了一座电厂。离开故乡后,我着实难过了好一阵子,经常梦回故乡,直到后来上了学,结识了新的朋友……开始了新的生活。

copay cards for prescription drugs sporturfintl.com cialis 2015 coup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