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通过手机访问

企业学问

美丽的幸福花

大唐黄岛发电企业  2015-07-16   薛浩   9476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如果音乐能穿越时间与空间,停靠你我身边,大家的过去和未来是否会像一幕幕话剧不断上演……


                                                                       ——题记

  

  我喜欢听歌,这可以追溯到记忆的开始。


  记忆里小时候的家中,书桌上安详地放一个体盘宽大的录音机。静静地面对这个老古董,我会扭动着小身板,目不转睛地看着它。“宽大”这个形容词看似十分不合适,但完全是凭借着它与我的个头相差无几而来的。并且起初,它笨重的机身两侧还会有着两个对称的“耳朵”。


  每每回忆起当时的我,是喜欢趴在桌子上,让下巴抵着桌子面,然后用稚嫩的小手摁下录音机上的每一个按键。因为开始并不知道每个按键的用途,我就循着父亲的样子来回开始和停止。小心摁下一个按键,一声清脆的声音就会弹出一个空间——来放置磁带。而我起初总是弄错来来回回的前进与后退。可是我就在一次次的快进快退中,享受着停停开开、摁下、弹出的过程,享受找到每一首歌曲的兴奋,继而开始一段愉悦的音乐旅程。


  记得当时的家里房屋比较多,生活空间大,而对渴望听音乐的我来说,是极其不好的。为了能够在每个房间听到声音,父亲想了好多办法。思虑再三,父亲想着通过自己的改装,将录音机的一个喇叭迁到远一些的房间里。录音机的样子变得不“对称”了。我却能在其他房间听到熟悉的声音了。


  童年与音乐相守的画面,大多都定格在一个小男孩呆呆地趴在桌边,眼睛触及不断旋转的磁带轮盘。父亲坐在他身后的座椅上,一起度过些许悠闲的时光。相信孩子是多么的快乐,在音乐的世界里;父亲是多么开心,看到孩子高兴他就满足了。


  步入初中,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部随身听。在当时,拥有一部随身听就好像整个人都感觉不一样了,到哪里都可以听着悠扬的音乐,然后欢声笑语,父亲也总是陪在我的身边,拿着报纸看一会,就抬头看看我,会意地点点头。我早已记不清拥有随身听的诸多细节,只是记得的,是父亲大费周折和商店的小贩讨价还价的画面。


  后来的后来,我上了高中,身边的同学们都用起了MP3。是的,科技的发达迎合着人们对更好休闲方式的欲望。而我却还是喜欢静静地躺在床上,在磁带的旋转声中体味音乐的美好。在高考的炼狱一般日子里,用音乐的节奏不断舒缓自我紧张的心情,放松身心,迎接下一步更加强劲的挑战。


  拥有一个空闲的时间,来听听音乐,在当时是一种奢求。那个时候,音乐就像是我的知己,我的一个亲人,聆听着我的心灵,让我畅游,为我加油。


  每当此刻,我更加会想起,是记忆深处,一个夏日的午后,父亲踩在高高的凳子上,用长着老茧的双手固定着墙上的录音机喇叭。同时,还有他那浸出的身上汗水。其实,我看见的,更是内心深深感受到的,是那一朵开在父亲微笑脸庞的美丽的幸福花。

is there a generic for bystolic when will bystolic go generic bystolic coupon voucher
prijs viagra apotheek viagra apotheek viagra rezeptfrei forum
drug coupon manufacturer coupons for prescription drugs discount coupons for cialis
drug coupon manufacturer coupons for prescription drugs discount coupons for cialis
amantadin xanax amantadin tabletten amantadin wirkung
上一篇:火烧云
下一篇:现代诗两首